雁南飞,菊花香

伍劲标发表于2014年10月22日10:36:47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菊花 大雁 伍劲标 散文美文

天地间许多的事物,存在着莫名其妙的联系,比如:大雁、菊花,它们的生命似乎总与秋天息息相关。

眼下,已是深秋,稻谷玉米都已经收上岸,油菜还没有种下去,田野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稻韩国一本到色情垛,辽阔而又寂寞。

下班的时候,从田间小路上走过,突然听得天空上一阵凄凉的叫声:“咯儿——嘎——”抬起头,碧蓝的天上,远远飞来一行雁阵,像一条黑色的飘带在阳光下颤动。飞到我头顶上空的时候,雁群变换了阵型,侧面映着夕阳,颜色变成了银灰色。

“秋天到了,天气凉了,一片片黄叶从树上落下来。一群大雁往南飞,一会儿排成个人字,一会儿排成个一字。啊!秋天来了。”这是我二十年前教小学一年级学生读的课文,我记得也是这样的黄昏,我和学生们一起在小镇西边的大河滩上,一边抑扬顿挫地读着课文,一边看着雁群从天上飞过。“咯儿——嘎——”,那时的雁叫声和现在的一样,响亮而又苍凉,只是当年读这篇课文的孩子们都已经长成了青年,而几经修改的教科书上,早就没有了这一课。

那年头,有一首歌曲很流行,歌名就叫《雁南飞》,歌词我至今也还记得:“雁南飞,雁南飞,雁叫声声心欲碎;不等今日去,已盼春来归。今日去原为春来归,盼归莫把心揉碎,莫把心揉碎,且等春来归。”那时我还年轻,唱这首歌只是为了好听,旋律简单,容易学会,对歌词也不做过多的研读。后来人到中年,流行歌坛上出现了一个用略带沙哑的声音演唱的男歌手,他的名字叫做刀郎。一个雁群飞过的傍晚,我看着大雁飞过,耳机里播放着刀郎唱的《雁南飞》。经历了半生的奔波,经历了生活和工作上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,经历了滚滚红尘中的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思量着自己的人生恰如南飞的雁阵,不断迁徙、不断飞起、不断降落,不断盼望。那一刻,心情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:心欲碎,心揉碎。

“醉人的笑容你有没有,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。”雁群南飞的时候,菊花开得正灿烂。我每天上下班经过的小路两旁,有不少菊花,有的是村民们栽种在自家菜园里的,有的是田塝上自生自灭的野菊花。她们静静地开放在秋天的田野,在微风中摇曳着一张张美丽质朴的脸,不施粉黛,素面朝天,默默地沉浸着平和的自然与祥瑞,无言地隐蕴着贤淑和端庄。她们典雅而含蓄,含蓄得几乎难见痕迹,却又有绵长的回味。

雁南飞,菊花香,忽然想起了那些逝去的光阴:青春心事浓如酒,少年轻狂总是诗。惘然回首,人生已近晚秋,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些曾经的过往?犹记那年的秋天,采了一大把野菊花,闻着菊香,望着高空雁阵,风徐徐,意微凉。秋日的背景里,心思化作柔软的飞絮,暗香带走了那缕感伤。

原以为,人到中年,可以心如止水,殊不知,雁叫一声,菊花几朵,昨夜星辰,又上心头。“紧闭的窗前你别等候,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。”观雁的眉,抚花的手,柔软的叹息,梦中的缠绵,依旧!

hcsmnet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