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瓜的情怀

江旺明发表于2014年09月07日00:33:10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南瓜 情怀 散文美文 江旺明

南瓜,常见、普通,普通得如同韩国一本到色情芥和路石一般。然而,它有着不同凡响的经历和情怀。

南瓜生长不择条件,生命力极强。“宅前屋后多空地,稼啬难成种南瓜。”事实上,南瓜不仅仅生于宅前屋后。田头地边,山脚河旁,处处都可以栽种。清明前后,挖个坑槽,施上土杂肥,播下种子,不要多久,就会长出毛茸茸、壮实实的南瓜苗。南瓜天生抗病不畏虫,整个生长期基本不用农药。在瓜苗幼年期,有时小虫子偷吃嫩叶。此时也不需用农药,在叶面上,洒点生石灰,虫子就会纷纷逃走。南瓜抗旱耐寒。酷暑,烈日炎炎,南瓜藤叶郁郁葱葱。秋天气候转凉,南瓜藤叶依然流绿叠翠。

南瓜不是小家碧玉,也说不上是大家闺秀,它如一位宽厚仁慈的大哥。将南瓜和葫芦、丝瓜、扁豆种在一块,它们几乎是同时出世,但南瓜苗叶大茎粗,高大壮实,有老大之范。南瓜从枝叶到藤蔓,从花朵到瓜果,无不彰现出大度之胸襟。不难发现,葫芦、扁豆攀爬于南瓜的藤蔓之上,照样地开花结果。

南瓜从幼年到老年,一生与美丽结伴。春日里,藤叶郁郁葱葱。铺在山边,像一块绿毡;搭在墙壁上,像一床绿被;挂在树上,像绿棉袄。初夏,南瓜花盛开。亭亭玉立的雄性瓜花,

花瓣呈五角形,像一只只口朝天的小喇叭。半开半闭的雌性花,像姑娘害羞的脸庞。“深秋到来现硕果,黑狗黄狗任尔抓。”其实,南瓜之美,不仅仅只像卧在地上的黑狗、黄狗。躺在地上的南瓜,脸的一半露出,另一半被藤叶遮掩,像半掩琵琶半露面的美人;睡在院墙上的南瓜,像一只只红色枕头;挂在树上的南瓜,或像大红灯笼,或像弯弯红月,或像初升的太阳。

 “亦诗亦食是南瓜。”它很美,它是诗。它从叶茎到花果,都能食用。“红米饭,南瓜汤”,帮红军度过了艰难困苦的日子。早餐南瓜煮粥,中餐南瓜焖饭,晚餐南瓜下面,一日三餐少不了南瓜,是南瓜帮乡亲战胜了当年的饥饿。

南瓜营养丰富,且对人体有降血压、降血脂、降血糖及防癌症等多种食疗保健作用。在如今注重健康饮食的年代,南瓜早已从“灰姑娘”变成尊贵的皇后。餐馆里,用南瓜做的美食不少,如南瓜饼、南瓜糕、南瓜煲、南瓜糯米饭、南瓜粉蒸肉等等。有种叫“金丝翡翠汤”的美食,名字没带南瓜,其实就是一钵南瓜汤。丝丝金黄漂浮着,吃一口爽滑清香,还有淡淡的甜。

平而不凡,美而不虚,强而不霸,宠而不骄,亲近百姓,奉献桑梓,此大概就是南瓜的情怀吧。

hcsmnet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