种菜

石楠发表于2014年02月19日17:08:0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种菜 散文 石楠

我出自乡野,土地的情节根深蒂固。住筒子间的时候,就有个心愿:拥有一套带院子的房子。想有个院子,是想有块地,种花种菜。这个心愿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如愿了。我自幼在山乡长大,刚学走路就跟着奶奶进出菜园。奶奶做什么,我就跟着学做什么,奶奶栽白菜,我也学着栽,奶奶不让,怕我糟蹋了秧苗,我就将奶奶丢弃的野韩国一本到色情学着奶奶的样子埋进地里,奶奶拔掉,我又栽上……

当我走进了学校,从自然课本上知道了改良物种的米丘林,我就在奶奶的菜地上实验改良物种,我将茄子和辣椒嫁接,要将黄瓜和北瓜联姻,胡闹得让深爱我的奶奶头痛。我没有实现做一个能改良物种农夫的愿望,却成了一个耕种文字的人,但我的心仍然属于土地和绿色自然。

成家之初,住在丈夫的单位。那就是一个大杂院,前后两进。我一家四口住在前院的一间半房子里,总共不够十二平方,可门前有个常年很难见到阳光的阴湿院子,院内有两棵花木,一棵木本绣球花,夏初开花,那真是我终生怀想的景象,那些洁白如玉,像一颗颗绣球样的花朵,簇拥在一起,组成一个巨大洁白绣球样的花冠。五十年快过去了,那像皎皎月轮的巨型花冠,仍然映照在我心中。与它相伴的是一棵常绿中华石楠,它有数丈高,春末有几片经霜红叶像花一样出现在枝头,殷红得养眼。我搬了些泥土,在它的边上砌了一个花池,除了种些凤仙花,还种过丝瓜。丝瓜为了寻求阳光,它游丝样的触角,像一只只攀援的手,没几天,就爬上了树冠,沿着它攀爬的路径,开出一串串明黄色的花,像一队高擎着的火把,照亮了阴湿的院子。路过院子的人,无不要抬头看看。不久,就结出了瓜,一条条从高处垂下来,像重重瓜帘,很是诱人。

1979年冬,我搬到近圣街高琦巷5号。虽然不是厨卫齐全的标准住房,但比原有的条件好多了,最让我开心的是有个四平米的阳台。我在阳台上种满了花。有月季、菊花、珠兰、腊梅、绣球……月季的品种最多,红黄绿白各种色彩的都有,我还在靠东的阳台根砌了一个有半米多高的花池,种了一株蔷薇花。第一年它只开了三朵,那个色彩真是美到了极致,粉红中漫溢出嫩黄,娇艳无比。它的花枝一年比一年繁盛,我给它搭了个与房檐等高的架子,很快它们就蔓延开来,花开满枝,像粉红的瀑布那样从架上汹涌而下,醉倒了我,也醉倒我一家,还有朋友和路人!它陪伴我有十多年,再次搬家,因为它太高大,又不忍心砍去它的枝条,未能带走它,我把它留给了儿子,嘱他记着浇水施肥。他疏忽了它。半月后,我去看它,它已枯死在架上。我至今怀念它。

十多年后,迁居到锡麟街。我充分利用我的阳台,记得有一年,我得到一个名贵的菊花品种,叫作法国女郎,花朵开得比饭碗大,卷曲肥厚的花瓣像女郎金黄的秀发垂下来,十多盆同时开放,绚烂了我的阳台。我不敢独享,请电视台的记者录了像,与全市观众共享。

现今我住在一个叫弘信花园的小区,这花园之称谓名不虚设,屋宇间道路旁,栽满了花木,四时花开不断。风雪还在肆虐,勇敢的迎春就挥起金色的长鞭,驱赶风雪严寒,为春开路,接着就是粉色的樱花,玫红的碧桃和如雪的杏李。跟着就有紫玉兰、白玉兰像从天外飞来的群群紫鸽和白鸽,伫立在尚未长出嫩叶的枝头,月季、蔷薇、紫绣球、白绣球、你追我赶,榴花热烈似火,睡莲荷花散发出清香,跟在后面的是紫薇、金桂、银桂、腊梅……不出门我就芳香盈袖,看得到异木鲜花。

儿时想做一个种菜人的梦想又回来了。我拥有两个朝南的阳台,整个秋冬都能晒到太阳。我利用废弃的三只木抽屉,装上朋友从乡间带来的泥土,拌上沤好的饼肥,均匀地撒上从种子店里买来的白菜种子,再在种子上面盖上一层薄薄的细土,将种子盖住,喷上清水。我一天要去看它们很多回,观察它们的细微变化。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阳台,去看我的梦。三天后,土里拱出了星星点点米黄的叶,我大声呼唤老伴,快来看呀,白菜出芽了!那惊喜不亚于我在产房外听到孙子的第一声啼哭。

我的种植面积慢慢扩大,蔬菜品种也在不断增加,我拔掉只长荷叶不开花的莲藕,将缸加满泥土,栽上黄瓜,收获完黄瓜,立马栽上辣椒,我家的辣椒长成了树,比我还高,我不舍得摘,让它卓约枝头,绿色的枝叶间拥挤着累累火红的果实,远观犹似一树开满大红花朵的茶树,吸引着来客,他们情不自禁拍下它,无数次被传到微博上。我种的西红柿,枝叶长得茁壮,可结果不多而个小,但果味浓郁。我认为是阳光的问题。那时太阳还照不到阳台呢?我拔掉它,种上台湾快菜。快菜真乃名副其实,种下二十天就可移栽,一个半月,一棵就长到一斤多呢,我舍不得连根拔起来吃,从外到内摘着吃。几天就可轮摘一次。来了朋友,我就先往阳台上带,向他们晒我种的菜,秀我的种菜经。得到赞语,我心里不知有多滋润。

hcsmnet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