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中的南瓜花

李乃全发表于2015年07月20日23:10:01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南瓜花 散文美文 李乃全

花有各种各样,有迎着早春开放的梨花,有开在阳春三月的桃花,有重阳节后独树一枝的菊花,也有寒冬腊月顶风冒雪的梅花。但在我的记忆深处,却对常吃的小米煮南瓜粥中的南瓜有发自内心的独有钟情,终生难忘、铭记于心。

提到南瓜花,倒不是说它有什么贵重的医药价值,也不是凭着色泽艳丽有什么高明之处,皆因它太敦厚、太平凡、太自然,一如吕梁山下土生土长的我,一根直肠子,从不会拐弯抹角,但绝对是心诚意满忠心耿耿。曾记得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,那时生活水平低下,很少有什么奢望,已到长身体年龄的我,无论知青插队期间,还是返回老家,常是吃南瓜小米粥度日。出于母爱,妈妈用笼蒸土豆和南瓜当饭吃改善生活,南瓜能让自己和家人的肚皮不再饥饿,于是就有了它印在心底深处的烙印。

南瓜花

南瓜花不像桂花,小小气气、星星点点,伸不展扯不直;不像牵牛花,依藤杖枝,常开常落,攀高结贵;也不像荷花,不顾前后,大大咧咧;更不像牡丹花,人见人赞,富有显贵。它热烈而内敛,艳丽而内秀,实实一位山里进城的气质佳人。不言别的,单就它的花季,别的花儿就会自愧弗如。她的花期较长,可从春天一直忍耐到秋末霜降之前,花儿开得亮丽自然,宛若一只只金灿灿的酒杯,答谢天象气候的照料,也迎接人们的笑脸。纵使花儿凋谢后,花座下的瓜儿雏形也如同日益俏起来的农家女子,有容纳天地苍茫之势,一步步丰满起来,愈长愈实,愈长愈静。

有不凡的花,定有厚实的果。南瓜作为一种极为普通的农家作物,朴实、淳厚,就像一个农家孩子,不需要过多的哺育与骄养宠惯。它性情温和朴实,对气候、空气和土壤从不抱怨,不管是在房前屋后、庭院花地;不管是在荒坡地畔,还是在田埂堎边,都是它施展才华的场所。每年早春布谷声里,只需把灰白或黄白色种子撒在肥沃或贫瘠的泥土里,几场春雨过后,便可发芽。不出几天,心形的叶子就出来了,再经几个白天黑夜,南瓜叶儿便蓬蓬勃勃热闹起来。又过几日,粉黄中稍泛微红的南瓜花儿就开了。悄悄地,却也热热烈烈,还不时招引蝴蝶和蜜蜂传粉采蜜。

我记得家乡人把南瓜另称作“荣瓜”或“番瓜”,大概是因为身居北方之故吧。那时候,南瓜既是自然界馈赠给人间的奢侈食粮,也是农家最实惠、最心悦的度荒食物。常常是在清汤寡水之时,从地里抱回不大不小的南瓜,洗去泥土,皮是不削的,整个儿置于案板之上,“咔咔嚓嚓”切成小块,入锅,再加把米,在大火之后的文火熬煮下,就成了养颜润肺的美味,食之,总使人心旷神怡。

这就是本色的南瓜、忠诚的南瓜,有着一颗从容不迫的心。正如周华健演唱的经典歌曲《花心》:“花的心藏在蕊中,从不轻意让人懂,春去春会来,花谢花会再开,只要你愿意,让梦划向你心海。”是呀,花是美的象征、爱的使者,是上天派到人间的仙子,虽雍容华贵,却清澈透亮。花之心,平静如佛,花不急,急的是人。从这点上说,人还真不如花呢。

微信搜索:花韩国一本到色情97色伦视频综合网或hcsmnet,关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问题问大家
本文网址:/html/meiwen/text1202.php,转载请注明,谢谢!
更多
上一篇:生如葱兰下一篇:陌上采桑子
hcsmnet
0